下班坐在公車上的這一路,我不停地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赴約呢?

 
這一年來我們見過幾次面,剛分手時在韋婷的婚宴上,我們被巧妙地分隔在距離非常遠的兩桌韋婷那時有多頭大,我們在她的訂婚宴還同桌,轉眼卻得更改,真是難為她了;那次我們連招呼都沒打,卻隱約聽到有人在耳語,眼光也不時瞄過來,尷尬到了極致,婚宴結束時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卻只跟彼此的朋友道別,便分道揚鑣。後來我們各自交了男女朋友,約出來見過一次面,聊聊彼此的近況,甚至還可以交換新戀情的心得,感嘆一下彼此怎麼有些臭脾氣還是沒變,檢討提醒哪些過去犯過的毛病別再犯

 

然而,這次呢?

恢復單身的他,和持續了一段時間沒有伴侶的我,卻要拿出往日照片回憶一番?

這簡直是人性最大的考驗,任誰都知道剛失戀又跟舊情人見面多麼容易擦槍走火,我們還是約了。

因為我相信我們的理智,

因為我清楚地記得分手的種種理由,

所以我可以坦然地跟他見面,不帶任何情緒。

 

回到家我拿出那一疊我們以前的照片,一張一張看,有的俗到害我笑到飆淚,有的笑容燦爛到我幾乎想不起來,那是什麼樣的時光?

看著這些照片,往事依稀還在,卻很模糊了,

於是我確認自己情緒沒有失控之虞,撥起電話。

「喂?是我,我們要怎麼約呢?」我問。

「你等我一下,我換好衣服打給妳。」他回。

「你剛剛在睡覺嗎?」我問,因為我聽他聲音很像剛睡醒。

「沒有,不過我是下午就在家。」他回。

我不禁心裡OOXX起來,他明明就有問我幾點下班,我回到家都整理好照片了,他還沒抓好時間先換衣服。

「你要一起吃飯嗎?如果沒有我就在家吃,吃飽再約。」我說。

「我不餓,都可以。」「那我吃飽打給你好了。」我想這樣比較好,我吃飯的時間,他可以慢慢準備,也可以避免一起吃飯的時間過於冗長。

於是我跟平時一樣,在家邊看電視邊吃飯,我吃飯的速度一向都很慢,而且我還刻意放慢速度,因為按照以前我認識的他,超級會拖,我才不想等他。

吃完飯眼看已經又一個小時過去了,我撥了電話問他。

「我吃飽了。要怎麼約?」

「妳等我一下,我現在過去接妳。」他回。

我其實已經有點不耐煩,就說:「你是要開車嗎?如果只是要約附近,我自己騎車跟你碰面就好,你就可以不用來接我。」

「為什麼要開車?」他竟然這樣問我。我真的快要昏倒,要不要開車跟目的地都應該先想好吧?我只是很不喜歡等人的感覺,所以現在只想隨便約個地方,看完照片就可以閃了。

「隨便啦,你先講個地方我過去跟你碰面。」我真的又快冒火了。

「我去接妳啦,你等我十分鐘。」他說。

好吧,既然都說十分鐘要來接我,我就等吧。

只是,這一瞬間我突然很不想見面了

因為,這種情境,好像又回到過去。我討厭這種熟悉的感覺。

為什麼,總是要我等呢?

我厭惡死了。
我恨死了當隨時stand by的便利貼女孩。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mberley Chen  的頭像
Kimberley Chen

花。妍。巧。語。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