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從小學時期就想替自己立遺囑了---

原因很好笑,是因為當時我爸養的那隻叫聲很好聽的相思鳥死掉了,然後我想到動物是不能告訴我們牠的遺言的...

人類有說話跟寫字的能力可以表達,那怎麼可以不做這件事情?

可是至今名下也沒有什麼不動產需要被處分...所以也還未動筆寫下來(笑)

其實有時候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很疏離的...該怎麼說呢?

我愛我的家人朋友,但是我知道人心裡所想永遠只有自己知道,那不是你愛不愛一個人就會改變的事實。

好像越講越模糊了...我想表達的是,無論你多愛或你認為你多了解一個人,那個人即使是生你養你的父母或是生活一輩子的伴侶,

你自認為對他的最好決定,都不見得是他認為最好的。

這麼說吧,舉些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安樂死和氣切這類醫療行為,你確定你知道什麼決定對你愛的人而言最好嗎?

甚至我怎麼知道我的死亡會發生在什麼時候、什麼場合?那我的家人該怎麼處置我還有我的所有物?

 

其實我目前有器官捐贈卡,所以當我的死亡發生時,我想我的家人就不用太麻煩,醫院會把我的可用器官捐給需要的人~

然後我的屍體會被火化---我有很浪漫地想過,要把自己的骨灰灑向大海,不過想想好像不是很環保,而且聽說很貴...

所以我現在很積極地在想,怎麼處置我的骨灰比較浪漫又不麻煩又不花錢?哈哈~(我爸媽看到這篇文章應該會昏倒)

我有一個異想天開的念頭,不過我覺得我的子孫要夠膽大才敢這樣做---85度C等等的咖啡店不是有咖啡渣任人索取嗎?

我希望我的骨灰也可以這樣再被人拿來利用...例如:如果可以加工成有香味的(可能添加了精油)香包?(我自己都笑了,誰敢用啦)

不然就是我的子孫如果有抽菸,拿去當做咖啡渣來使用好了...(媽呀,我想他們可能會因此戒菸成功)

或是我最希望生化科技可以進步到把骨頭或是骨灰再利用,給那些天生骨頭有缺陷的、缺乏骨質...等等需要被幫助的人們。

呵呵,真是越想越有趣啦~不過現在還不是立遺囑的時候,等我想到最好的處置方法時,會詳細地記載下來的---

我會在有生之年努力賺錢,免得我的偉大工程難以推動,啊哈哈!

另外,前一陣子蠟筆小新的作者臼井儀人的過世,讓我警惕到,人會有很多想法或是事情想做,卻迫於生命而變成未完成之殘筆,

所以我會趁活著的時候,想到什麼就寫下來,因為,我怕死了就不能寫作跟講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mberley Chen  的頭像
Kimberley Chen

花。妍。巧。語。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