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如夢似幻即是真

 

雪綾從來就不懂得什麼叫做人生苦短,在她變成人類的前五百年,日子又長又快活的,隱身在荒野山林中,遊玩打獵多自由,不須顧及些其他什麼。人類的生活忙碌不說,還總是令人感到無聊又煩躁,腦袋瓜兒竟然還會胡思亂想,這就是人類說的「無病呻吟」嗎?

幾個輪迴之前將她打傷又封印起來的臭道士,這會兒竟然成了她的師父,當時的仇還沒報呢,怎地釋迦牟尼和如來佛祖降妖除魔之餘,也管到道教去了!這等修行合理嗎?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心中頓時冒出一念:「害我這輩子這麼痛苦,將煉成之時一定要取你狗命!」此念頭一出,眉間的封印透出了微微的青黃光,眼神也變的銳利。此時師父似乎感應到了她的邪念,透過空氣傳導一絲意念:「切莫再作惡多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哈!你怎麼也講起佛經來了,這輩子我還不是看在觀世音面子上才勉強叫你一聲師父,你若是再穿那身道袍惹我生厭,還輪得到你現在說話嗎?」雪綾似乎又忘了身分,跋扈地開罵了起來。

「非也非也,觀世音菩薩是看在妳善心未泯,才讓妳成為我徒兒,妳也別忘了,拜師入門可沒人勉強妳。」師父嚴厲又溫和的音波傳來。

被這麼一提醒,雪綾難為情地臉紅了起來,這才道:「師父,徒兒錯了,不知怎麼一時腦袋渾沌不清,竟忘了自個兒是個什麼修行的身分。」

師父慈祥地回應:「人生之所以為人生,就是因為身不由己、沒得選擇自己的出身;但多得是出身低微卻高尚之人,也多得是出身顯貴卻卑賤之人,心是可以自己選擇的。妳可知妳這世成為人的目的?」

雪綾搖了搖頭說:「就是不知道才特別迷惘,感覺就是個懲罰。」

師父笑了笑,便道:「讓妳體會有能力卻無法為所欲為之真意。」

雪綾無奈地接著說:「那不就是個懲罰嗎?」

師父沒有再接話,便悄然離開了。

 

 

雪綾睜開眼,卻見床頭鬧鐘的分針只動了兩格,窗外的午後太陽仍然是那麼耀眼,可這次的夢境卻好似過了半輩子那麼長,她越發想不透自己是個什麼體質,還是胡思亂想慣了,所以老做白日夢?

夢中的所謂師父,以及什麼五百年前,封印和修行?

什麼跟什麼阿,沒頭沒腦的,還有那句有能力卻無法無所欲為更是莫名其妙,我根本就不是什麼有能力的人,還為所欲為呢!不要被人挑毛病就不錯了,唉,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投射心理吧!越是跟現實不相符合,就越是感到補償。

想著想著,又抱著枕頭沉沉睡去。

就這樣,這個不怎麼尋常的夢與平凡無奇的周末下午,儼然成了結界的開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mberley Chen  的頭像
Kimberley Chen

花。妍。巧。語。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玩子
  • 故事的背景有點讓人看不懂
    是在現實世界?
    自創的奇幻世界?
    古代中國?
    宗教觀也讓人覺得不合理
    佛教不講「降妖除魔」這一套。
  • 謝謝你看了我的創作,你認為西遊記是屬於哪類故事?西遊記有沒有提過降妖除魔的內容?它算佛教還是道教?

    Kimberley Chen 於 2013/08/07 14: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