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335.JPG  

我仍相信緣起不滅。

人生就如同潘朵拉的箱子,你沒有打開,就不會知道後面發生什麼,

雖然女人往往都在談了戀愛之後、結了婚之後、生了孩子之後,覺得

自己為什麼要把這只箱子打開?

如果沒有打開,世界比較單純,就沒有那麼多的責任與煩憂。

 

生命歷程走得太快,有許多擦身而過的事物我們來不及觀賞,就如同過往雲煙

般地消逝;但是,有些事不會改變。

生命中許多情節,就如同戲劇一幕幕被我們揭開,我們或許有機會選擇,或許沒得選擇,又或許知道該怎麼選擇而來不及選擇‧‧‧

其實都是一場無止盡的輪迴。

我們在類似的情境中,心折;

我們在同樣的激動裡,淌淚。

 

張曼娟曾在散文《緣起不滅》中提到:

人世間不論多麼悲痛的事,禁不住幾回日落月升,終得成為陳跡的。那些當事人生命裡的刻骨銘心,頂多成為旁人茶餘飯後的雲淡風輕。

 

花開成蔟,水聚成川,依舊是寂寞。唯有在花與水交映的剎那,花因水而清麗,水因花而澄淨了。人生大抵也是如此。即使是到最後,花謝水枯,仍不肯忘記,那一場出出的緣起。

 

為著我不經意的提及,你耗費心血時間去描繪一個永恆;而後拿著話向我走來,需要多大的決心與勇氣。到底是什麼?什麼力量可以使夢想緊緊相繫?緣繫千里,惺惺相惜。

 

 

《緣起不滅》一書中,我最喜愛「情緣」中的「白髮封詰」。

「白髮封詰」是張曼娟寫到心裡不忍自己的父母親,為了她留了那麼多眼淚。

她願意跟她的父母親生生世世的結緣,生生世世可以生活在一起。

我曾想像我跟母親之間:

「臍帶繫住的妳我,我們曾是生命共同體。

如果把母親的胎盤比喻成一把雨傘的話,臍帶就是傘把。

妳在外面遮風擋雨,我在裡面被臍帶有力地支撐著,所以我可以透過妳呼吸、進食、排泄,母親角色的妳和我,我們是這麼地緊密。

妳經歷一陣無法言喻的痛,雖然我已經不是妳的第一個孩子,但那種必然且獨家為我承受的痛,,還未經歷身為人母的撕裂,我知道那是為了愛而痛處。

妳說我不能理解身為一個母親的在乎,我說妳不能體會身為二女兒的剝奪…

這是女兒與母親的天命。」

我想,我也願意跟至親好友們,生生世世結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mberley Chen  的頭像
Kimberley Chen

花。妍。巧。語。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1r4k
  • 還不錯,加油喔,一起努力!
    >這家不錯Lv333。cc買幾次啦真的一樣
    僵养劦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