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還枕在他胳臂上。
看看桌上的鬧鐘,凌晨四點。
妳想,妳剛睡得很沉,他的手麻了吧?瞧了瞧身邊的他,呼吸平穩而有節奏,妳想,這男人真不錯。
比起以前交的男友們,這男人各方面看來,都及格了。
也或許哪天,妳跟他,有機會走向永恆---如果妳想通的話,又或許像許多已婚女人說的,妳傻了的話,有機會的。
 
不怎麼遮光的紗製窗簾,透進了一點路燈的光線;妳起了身,把裡邊那層遮光效果好的不織布攏了攏,房間頓時黑暗。
這樣的光線他才能好眠吧?妳想。他體貼妳,胳臂跟身子一直維持著讓自己安穩的角度,好在妳醒了,否則明天他可得肩膀發痠了。
妳幫他把枕頭往中間移了點,然後把他給自己撐著的那隻手臂,輕輕地,調整了一下。
頓時,妳想到那個跟自己纏綿完就轉頭呼呼大睡的男人,心裡一股好笑。
當時妳為他這舉動生了不下十次的氣呢,好似用完就沒了甜蜜沒了浪漫,怎麼可以做完就各睡各的呢?
男人真是被自己這些指控擾得煩死了,呵,是啊,當時怎麼自己就這麼堅持,其實各睡各的,也沒什麼不好哇。
總比那個永遠都要跟自己十指交扣入睡的情緒暴力男人好吧?妳想到他,打了個冷顫。
從此妳就怕了那種甜言蜜語太多,膩死人的掌控狂。妳幾通電話沒接,就得解釋到天亮,再怎麼十指交扣都彌補不回來妳心裡的精神折磨。
 
現在,妳懂得稀釋愛情了。
妳不要太多餘太空泛的甜言蜜語,妳不要情人節整打整打的玫瑰,妳更不要因為無法掌控一個男人就心力交瘁。
妳要的是,剛剛好的安全感;妳要的是,剛剛好的浪漫;妳要的是,剛剛好的擁抱。
或許還是奢求一點激情,或許還是希望有一束花,或許還是想要溫馨接送情。
 
想著想著,天微亮了。
妳走向廚房,想為體貼的他,也體貼一下。
妳幫他倒了一杯濃縮果汁,加了水微微稀釋過,再放入冰箱。
妳幫他煮了一顆水煮蛋,熱了一顆花捲,擺進大同電鍋,按上保溫。
妳寫了一張紙條,調好他起床的時間,然後貼在鬧鐘上。
接著,妳躺回床上睡回籠覺,因為妳知道,他吃飽會叫醒妳的。
 
妳也就這樣,隨著經驗與時光的流逝,慢慢慢慢,一點一點,稀釋了妳當初無法稀釋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mberley Chen  的頭像
Kimberley Chen

花。妍。巧。語。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