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紅燈了。
妳撐著傘站在這個分隔島上,已經快一個小時了。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非常愛聽音樂又愛唱歌的我

每次聽到一首好聽的歌

都會感到非常興奮

然而有好幾次都讓我痛心的就是

這些歌都不是出自台灣的作曲者之手

舉一些我很愛的歌為例:

日不落/Jolin演唱(翻自Bodies Without Organs

的Sunshine In The Rain)

四季/Alin演唱(翻自曹成模的唯有你)

On My Way/王心凌演唱(翻自韓國不知名歌手)

頭髮亂了/張學友演唱(翻自박진영的Honey)

日文翻唱歌曲更是不計其數

而會讓我印象深刻的這些歌

往往都運用了樂理中所謂的57音

 

會運用這種和弦的作曲者與編曲者

不可能是半路出家沒有學過古典音樂的人

這代表了什麼呢

台灣沒有幾個人用心在使用這種和弦來作曲

也就是說

台灣沒有幾個作曲者有真的受過正規的作曲訓練

即使有受過作曲訓練

也沒有發揮創意去突破

只是一心一意用很簡單的和絃在配主旋律

因為簡單方便

 

可是日本跟韓國的流行音樂

卻幾乎首首都運用這種和弦來做變化

台灣卻只有周杰倫最常使用

如果你有注意周董的歌曲的話

你會發現他的情歌

第一次乍聽之下好像沒啥特別

但多聽幾次會越聽越好聽

而且會有主旋律一直重複卻不會感到乏味的感覺

這就是57音的魅力

 

台灣目前的流行樂---尤其情歌部分

還停留在使用全音跟半音來做變化而已

而且往往是運用歌手本身的技巧

只偏重在主旋律上下功夫

然而一首真正有變化的歌曲

會令人聽來回味無窮的部分

往往是因為豐富而難以辨識的和弦部分

 

這聽來好像有點複雜

講簡單點

就好似交響樂團或是管弦樂團

總是能把一首簡單的歌曲變得更豐富

同樣是一首"小星星"

莫札特已經夠厲害把它寫成各種變奏曲

然而鋼琴只有兩隻手可以彈

任憑你再會彈再會變化主旋律

也比不上有幾百雙手幫你用不同樂器把和絃加上去

 

台灣的音樂現在就停留在小星星變化曲的階段

只有主旋律在做大變化

卻沒有融入各式各樣的和弦讓樂曲更豐富

任憑你歌手再會唱再會轉音

一首歌就是單調

聽久了就是會膩

如果沒有豐富的和弦來陪襯

怎麼凸顯歌手的花腔及轉音呢

 

拿周杰倫剛出道時的一首歌"可愛女人"來舉例

副歌部分的

"漂亮的讓我面紅的可愛女人
溫柔的讓我心疼的可愛女人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1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近視的人看到的是愛因斯坦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大概從小學時期就想替自己立遺囑了---

原因很好笑,是因為當時我爸養的那隻叫聲很好聽的相思鳥死掉了,然後我想到動物是不能告訴我們牠的遺言的...

人類有說話跟寫字的能力可以表達,那怎麼可以不做這件事情?

可是至今名下也沒有什麼不動產需要被處分...所以也還未動筆寫下來(笑)

其實有時候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很疏離的...該怎麼說呢?

我愛我的家人朋友,但是我知道人心裡所想永遠只有自己知道,那不是你愛不愛一個人就會改變的事實。

好像越講越模糊了...我想表達的是,無論你多愛或你認為你多了解一個人,那個人即使是生你養你的父母或是生活一輩子的伴侶,

你自認為對他的最好決定,都不見得是他認為最好的。

這麼說吧,舉些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安樂死和氣切這類醫療行為,你確定你知道什麼決定對你愛的人而言最好嗎?

甚至我怎麼知道我的死亡會發生在什麼時候、什麼場合?那我的家人該怎麼處置我還有我的所有物?

 

其實我目前有器官捐贈卡,所以當我的死亡發生時,我想我的家人就不用太麻煩,醫院會把我的可用器官捐給需要的人~

然後我的屍體會被火化---我有很浪漫地想過,要把自己的骨灰灑向大海,不過想想好像不是很環保,而且聽說很貴...

所以我現在很積極地在想,怎麼處置我的骨灰比較浪漫又不麻煩又不花錢?哈哈~(我爸媽看到這篇文章應該會昏倒)

我有一個異想天開的念頭,不過我覺得我的子孫要夠膽大才敢這樣做---85度C等等的咖啡店不是有咖啡渣任人索取嗎?

我希望我的骨灰也可以這樣再被人拿來利用...例如:如果可以加工成有香味的(可能添加了精油)香包?(我自己都笑了,誰敢用啦)

不然就是我的子孫如果有抽菸,拿去當做咖啡渣來使用好了...(媽呀,我想他們可能會因此戒菸成功)

或是我最希望生化科技可以進步到把骨頭或是骨灰再利用,給那些天生骨頭有缺陷的、缺乏骨質...等等需要被幫助的人們。

呵呵,真是越想越有趣啦~不過現在還不是立遺囑的時候,等我想到最好的處置方法時,會詳細地記載下來的---

我會在有生之年努力賺錢,免得我的偉大工程難以推動,啊哈哈!

另外,前一陣子蠟筆小新的作者臼井儀人的過世,讓我警惕到,人會有很多想法或是事情想做,卻迫於生命而變成未完成之殘筆,

所以我會趁活著的時候,想到什麼就寫下來,因為,我怕死了就不能寫作跟講話了。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