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三章
疑惑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個小品的法語故事,放上來跟大家分享~~

看得很有感觸...不知道你們看完會有什麼感覺呢?

到底是,有勇氣相愛,就會永永遠遠在一起;

還是,知道行不通,就不該強求?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都很早回家陪爸媽吃飯...
因為姊姊出嫁了嘛,總覺得他們兩老會很孤單;
尤其是老爸,退休之後自己一個人待在家的時間很多,
要是我就悶壞了。

晚上吃過飯後就會陪他們看八點檔『光陰的故事』,
老爸老媽都說那是很貼切他們以前那時代背景的題材,
所以看得很有感覺,好像時光倒流一樣...
我蠻能體會他們這樣的心情的。

有天早上我賴床,鬧鐘一直響我都不想去管,
把頭蒙在被子裡,天氣太冷了,很不想出被窩,
老爸就來叫我,笑著說:『妳還真像孫一美耶,到現在都還是長不大。』
往公司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我真的很像嗎?老爸眼裡我還是個小女孩嗎?

晚上我就問老媽,我真的很像孫一美嗎?
老媽說老爸天天八點一到就說要看『一美』,不是要看『光陰的故事』;
可是我不想長不大,而且世界上好像只有老爸這個男人覺得我可愛...
又跑去問老爸,我真的很像孫一美嗎?

一問,我都要哭了。
老爸說:『妳阿,雞婆的要死,電話一大堆,朋友的事情比妳自己的還重要;
好像戀愛專家兼星座專家還心靈導師勒,別人的事情妳都講的頭頭是道;
結果勒?妳自己喜歡上哪個男生,有難過有煩惱也不講,就只會偷偷躲在房間哭。』

『屁啦,你又知道了,我現在又沒有男友。』
『我知知的啦!(台語)』
此時我只見到,老媽在一旁偷笑,
他們怎麼會知道的阿?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8要發放消費券了,我也是工作人員之一唷~

今天早上參加發放消費券講習,整個很累!

不知道幹麻把自己搞這麼忙,連補兩星期六的班,

還連著兩星期日都得早起,真是...

不過這真是一定要拍下來的啦~比選務工作更屌!

歷史性的一刻,百年難得一見耶,

雖然代表經濟衰退,不是什麼好事...

但政府總是希望能給大家一個紅包,

農曆年加菜也好,買新衣也好,生活必需品也好,

最重要的還是希望台灣經濟快點好起來啦!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恐懼

 

我吐著一口一口長長直直的煙,思緒飄到了那年夏天

濕冷的空氣似乎也溫暖了起來,

卻帶有一絲苦澀。

 

 

2006年,夏

 

「嘿,來了一批新生,不知道有沒有正妹耶。」A口水直流。

「等一下去看看就知道啦,先下手為強!」B摩拳擦掌。

「吼唷,今天正妹不會出現啦,正妹不會乖乖開學就來啦!懂不懂阿,阿宅。」C老神在在。

「是喔,那要啥時去認識?」AB異口同聲。

「當然是認學妹時呀,笨豬。」C經驗老到。

「那會不會等太久阿,已經待機狀態耶,明天就迎新舞會,不趕快去把一個來用,ㄟˇ西郎(台語)。」A果然色胚又沉不住氣。

「我是覺得吼,今天先去採買行頭,明天直接去舞會釣比較快啦!」B還算有點SENSE,不過也是遜咖一枚。

「根本不用,你們這兩個白痴,不信去問情聖。」C若無其事地照照鏡子。

AB同時轉頭看我。

頓時我感受到一股急切的殺死人目光投射過來,還集結了怨念跟懷疑。

我戴著厚重的黑框一千度眼鏡,臉剛從埋進解剖學課本的狀態中甦醒,整個狀況外。

「幹麻?」我問。

此時C也轉頭過來了,還作勢挑了個眉,說:「他們問你怎麼把妹。」

「喔。」我一副無聊的樣子,沒啥興趣。

「什麼喔不喔,快說啦!你的妹都怎麼把的啦,分一點秘訣好不好?」A氣急敗壞。

「嘿咩,很不夠意思都吃妹夠夠,也不分一個來。」B應聲附和。

……」我轉動手上的筆,聳聳肩。

「所謂無招勝有招,最高境界。」C不急不徐地說著,然後看我一眼。

「嗯關於這個問題

ABC屏息以待。

「老實說,我不把妹。」我回答。

AB面面相覷,一陣靜默。

「您老師,媽的,浪費我們時間。走啦,看學妹去。」A氣炸了。

「老機巴禽獸元,幹!」B也跟著走出教室。

留下我跟C,整個無言。

他繼續照鏡子抓他的頭髮,我繼續讀我的解剖學。

 

我是秦聖元,C叫做高柏偉,是我的高中同學,高二要分類組時,他拉我選了第三類組,自此感情就愈來越好,也一起立志拼上醫科;AB各是黃培祥和鍾志剛,他們兩個是上大學才認識的,他們兩個話有夠多,我跟高柏偉兩個光聽他們鬥嘴就可以笑一整天,很像冤家,我們一致認為他們上輩子應該是夫妻。

這是大二那年的夏天,不,應該算初秋了,剛放完暑假回到學校的開學,天氣還是很熱,所謂的秋老虎吧,不只是熱還悶,加上一開學我就覺得壓力很大,整個暑假我都沒有讀書,出國玩瘋了,現在回到學校有種挫著等的感覺,心情更加煩躁,根本懶得管誰進學校,更沒心情去參加什麼迎新舞會,我連放假前幾個女生給我的電話都不知丟到哪去了,誰管阿!不像高柏偉,他一直都維持一定的讀書進度,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很屌。所以他一直都沒有所謂的臨時抱佛腳,也沒有所謂的趕進度,還可以保持一定程度的風度翩翩,迷死一堆別系的女生。他明天一定會去舞會晃一晃的,但不是專程去,大概逗留個一小時就會閃,然後就會有女生對他偷偷觀望了。

 

 

情聖?我?說老實話,我真的不把妹。

老爸老媽真的開了我一個大玩笑,把我名字取作秦聖元。

老天爺也很愛開我玩笑,我並沒有長的像明星一樣帥,可是不知怎地,就是會有女生喜歡我。

而且女生是很奇怪的動物,好像你越不把她當一回事,她就越想得到你---尤其是那種一堆蒼蠅追的女生更是如此,我真的不懂。

所以,我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辜。

可是,女生都說我很傷人。

我沒有辦法把女生當一回事,不管她長的多正多辣多可愛,我的心理層面上都沒有特別的感覺;但如果她用最原始的身體誘惑我,我的生理層面也無從抗拒。

情聖嗎?還是禽獸呢?

我還蠻想把自己的腦袋解剖研究一下的。

 

 

雨柔,我想妳是懂的。

只有妳懂我的腦子裡,發生了什麼問題。

我還在找尋解答,妳知道嗎?

但我怕

我怕陰雨不再落下了。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有靈感了,不趕快寫下來會流失掉,所以之前的那篇長篇只能先擱一旁了
這次寫完第一章有點壓力,因為覺得好像有之前小說(空氣)的影子,請告訴我是否太類似?
我很怕跳脫不了某種感覺,又怕失去自己的風格
很難呀,寫作這件事。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假四天
照理應是令人開心的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一直在聽這首歌,
青山黛瑪的《留在我身邊》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 Not A Girl, Not Yet A Woman 布蘭妮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好久以前我們曾經爭論過,世界上有沒有英雄這件事情。

他是標準的英雄主義者,從他愛看的電影就可以嗅出端倪:舉凡好萊塢拍的那種,主角一人擁有強大力量,可以拯救世界…,我不敢亂舉例,可能是蜘蛛人?超人?蝙蝠俠?(因為這種片子我從未看過,不知是否誤解);總之,他認為世界上應該要有英雄的存在,而男人也要立志當一位英雄,不論是在女人心中、或是男人之間的較量(包含一切形式的戰爭)中,都要成為一個贏家。

我相信大部分的男人都有這樣的願望,希望自己是那個搏鬥中勝出的獅王,因為這是天性,一種適者生存的法則。

所以男人往往都比女人支持戰爭,因為天性有好戰的基因存在,不但享受宣戰那一刻的快感,還期待廝殺纏鬥的恐懼喜悅。

 

看過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的都知道,托氏是一個英雄否定論者,他認為戰爭完全取決於民心、士氣、人民的意願,把歷史上的大事件、戰爭冠上某君主、某帝王等名字,只不過是一種商標記號而已,根本沒有所謂「英雄」、「偉人」的存在。我也是一個無英雄主義論的人,所以當時我們的爭論點,講到了蔣介石主張先安內再壤外的決策,他以英雄主義式的領袖姿態來看待老蔣,先把共黨叛徒清除,再剿除小日本鬼子,這樣的決定是對的;而我卻認為老蔣不應該忽視下面人的聲音,應該先共同抵禦外來的敵人,等戰爭結束再來討論兩黨之間事宜。

 

結果我卻忘記了,跟男人宣戰是最不智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當他是妳的情人時。

女人最應該扮演的,就是心愛男人的溫柔解語花、他的支持者與崇拜者、和美艷火辣啦啦隊長。

結果跟他交往的這麼長時間,只有前面短暫的時光我有盡責地扮演以上角色,其餘大半時間我都在扮演他的軍師、參謀官、褓母、傭人、管家,甚至跟他針鋒相對的敵人。

是什麼原因,變成這樣,我當時怎麼樣也不知道;但現在,分手這麼久之後的我知道緣故了。

 

那天晚上,當我情緒失控在他的車上哭到不可抑制時,他伸出了右臂環住我,輕輕地在我背心拍動,有點像老朋友一般,又有點像重回舊情人懷抱,我相信我們兩個人都心情複雜交錯,怕越過了線,又不得不承認那種美好的熟悉感覺。

「如果讓妳哭一哭,罵一罵我,會讓妳比較好過的話,那妳就儘管這樣做吧!我不會回嘴的。」他這樣說。

聽到他這一說,我整個人就像是全身上了弦的緊繃神經全都鬆開了一般,放聲大哭。

我不知道罵了他多久,不知道說了什麼,我已經現在都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我把他的毛衣哭得東濕一塊、西濕一塊,可能還有參雜著鼻涕(呵,真對不起他了);總之,當我再抬起頭時,看到的是他充滿疼惜與不捨又抱歉的神情,我突然有點尷尬又震驚,於是推開他,回到副駕駛座上,他整個人陷入了無聲的沉思,眼神帶著些許空洞望向擋風玻璃外的遠方,然後,憂傷地低下了頭。

 

「對不起,我失控了。我不想我們再見面卻帶給你這麼沉重的心情。」我說。

「沒關係,妳說的很多話,對我來說,也讓我有更多可以反省的空間,也對我有相同的釋放。」他說。

「我想,我們都成長不少,雖然還是有很多該改進的地方,但我們真的有從中得到什麼吧!」我說。

「恩,我希望妳經過今天,可以好過許多,雖然我不知道妳對我的恨意什麼時候可以消除,但我希望妳可以放下了。」他說。

「我不知道,是否是恨意?還是一種未完全釋放的情緒?但我謝謝你。謝謝你今天的處理方式,我終於可以回到一個女人的身分,從你身上再度獲得想要擁有的感覺…那種被疼惜、被珍視的滿足感。」

 

我想,我可以放下了。

女人之所以成為男人的敵人,是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愛與尊重。

所以與之抗爭,與之冷漠以對,與之行同陌路;卻又無法消除心中的愛恨。

在年度尾聲,我們相聚,一定也是命中注定的。

因為,我們終於在這次見面中,修完了我們之間的愛情習題。

希望我們的下一趟、甚至是之後的每趟愛情旅程,都可以更加成熟、理性與美好。

僅以此文,獻給我的好姊妹,以及我的前男友。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