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傘、散,何止百年》

 

第一部

油紙傘

之二

何處是故鄉

 

 

 

自十五歲入武庠,未達弱冠之年便跟著將軍恆瑞、福建水師陸師二提督黃仕簡、任承恩等人出戰天地會亂賊,並於隔年平定林爽文有功以來,王得祿這無名小卒,便搖身一變成為地方上響噹噹的一號人物;能有今日的成就,除了家族淵源,自身的努力也絕對必要,武將最不可或缺的便是膽識與忠誠。

「爺爺、奶奶、曾祖父、曾祖母在天之靈,庇祐我這一路過關斬將,總算沒丟了老人家一世榮耀。」得祿拜倒在祖先祠堂跟前,虔誠地磕了三個響頭,捻上了香。 接著轉向大廳面對祖先牌位右手邊兒的兄嫂行了個大禮,以示感激養育之恩;這趟上京,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來,不禁有些感傷。

王得祿此時正值三十八歲壯年,原想舉家遷離台灣回大陸定居,讓嫂嫂安享晚年;無奈嫂嫂年事已高,何況在江西老家曾祖父那一代的親戚也沒聯絡,更不知是否還在當地居住,雖想回去看看,想到這一層便打消了念頭;要知道一路長途跋涉,若是滿心期待衣錦還鄉探視一番,結果卻落的一頭空,身心俱疲又沒有熟識的親朋老友在身邊陪伴,定是心情鬱悶。於是在得祿夫妻倆討論後,決定由妻子范氏留在台灣照顧兄嫂生活起居,得祿隻身上京城,中途回鄉把祖先牌位遷回江西,再赴浙江任職。原來,王家先人原居住江西,其曾祖父因隨軍平定朱一貴事件而病逝於鳳山(今高雄縣),於是舉家遷居諸羅溝尾庄(今嘉義縣太保市),王得祿便在台灣土生土長。

「這次可不同於以往,妳當真不隨我一同過去?」得祿對著妻子范氏詢問。「那嫂嫂總不能沒個人照顧;何況嫂嫂一個人在這也沒人陪伴,我跟你一同過去,怎好說的過去?咱們做人可是要懂得飲水思源,當初嫂嫂在你年幼時,便對你照顧有加,視同己出,如今你光耀門楣了,大哥已不在世,豈可放著她隨你去?」聽到這一番話,得祿更是眼框泛紅,兩手覆蓋緊握妻子的手,又是疼惜又是感激,遲遲說不出個話兒來。這鐵漢柔情當真表露無遺,平時號令部下豈止千百,不容得一閃神一遲疑,便要當機立斷做下決定,此刻卻不只千頭萬緒,想說的話卻也一個字兒也吐不出半個。「我只擔心你一人在遠地沒人給你伺候,洗衣煮飯活兒倒是沒啥問題,有隨侍丫環照顧日常起居;但你若是中意哪個奴婢,感到寂寞要人相伴,也就納個側室,不打緊兒的。」這范氏果真賢淑識大體,才能成就男人志業。「我是上輩子積了多少福分,才能得到你這樣的賢淑妻子?承蒙嫂嫂幼年對我照顧有加,我才沒餓著冷著還有機會進入武庠,這前面的成就歸功於兄嫂,後邊的卻要歸於妳的忍讓。我若是在異地還想著納妾這件事,豈不太辜負妳跟嫂嫂的期望?」這王得祿可是句句肺腑之言,不假思索。「只盼望你多年之後還鄉,與我共度晚年愜意時光,那也就不枉此生了。」范氏說到此時,卻止不住淚水了,或許基於女人的直覺,或許對於丈夫既榮耀又肩負重擔的職位了解,也或許對於這婦道人家不插手的朝廷政事有些見解,這一途,不是一年半載可再見到。

「光宗耀祖是哪邊兒的祖先,衣錦還鄉是哪邊的故鄉」王得祿在心中不禁有這樣的念頭閃過。「這趟旅途中把先人牌位遷回江西,實屬必然;但我土生土長在台灣,江西卻半次也沒去過,只憑著祖譜知悉故鄉發源,生我的、養我的,卻都是居住在台灣的父母兄嫂。究竟,我是台灣人,還是江西人?」

究竟祖籍不在台灣的,卻生在台灣的人們,是台灣人,還是屬於祖籍地的人?

是,都是?

是,都不是?

還是?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中午吃飯時間看到新聞播報阿扁寫了一封遺書?家書?給阿珍。

回到辦公室很好奇就查了一下內容,其實我個人認為他文筆不錯的,雖然今天MSN跟蘇仔聊到,她說:「我怎麼覺得他寫的很智障,狗屁不通的,還一桶一桶什麼鬼的」當真笑死我了!哈!我說那是隱喻啦,意指他淚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水桶都裝不夠蘇仔說:「他是在哭腰沒有三井可以吃啦!」,哈哈!

 

姑且不論他寫這些信是否有政治意圖,陳水扁的才華(跳開一下,A錢也算是才華的一種嗎?呵。)我想也是有目共睹的,畢竟沒有三兩三,也不可能當上總統;阿扁的生平我想大家也都很清楚,窮苦佃農的家庭背景,挑燈夜戰進入第一志願的台大法律系,大三時以律師高考狀元之姿成為當時全國最年輕的律師,大四以第一名畢業,並娶了富家千金吳淑珍;在進入政治界之前,在岳父資助下成立名為「華夏」的法律事務所-林濁水先生曾在2004年發表文章說扁創辦事務所名為華夏「正是他價值世界的告白」(註:可參照【林濁水-扁王朝的崛起與敗亡】)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是阿扁踏入台灣政壇的契機,陳水扁雖有意替黃信介辯護,詢問了大學時代的老師未獲得支持,之後他詢問妻子吳淑珍的想法,阿珍支持他為人權發聲,因此便開始了他與這條政治路不解之緣。

 

再來回頭看阿扁的家書,內容提到:『是我不聽你的話,自私地走上政治這條路。』其實不難發現,阿扁是個骨子裡自我意識很強的人,卻又需要別人的贊同與支持(有可能是有點沒自信),他其實心裡早就打定好主意要去辯護,得不到恩師的支持,又不甘心,就問他最親密的阿珍的意見,不知是理念一拍即合,還是作為他的妻子知道他的性格而全力聲援他,總之這條冥冥中註定要走的政治路就這樣開啟了。從政是一條不歸路,一旦進入就很難回到原點,加上阿扁天生的魅力特質和時運,政壇一路平步青雲,最終如願地角逐總統大選並當選,為民主進步黨邁開了一大步,更為中華民國開創了首次政黨輪替,歷史性的一頁。

正因如此,其內容更提到:『曾經是重慶南路寓所的舊主人,如今是新主人的階下囚,嘆政治的變幻、殘忍、無情、黑暗,台灣何時已成拉美、非洲、東南亞的落後國家,又重回中國歷史的改朝換代。』說明自己曾貴為總統,如今卻成為國民黨主政的階下囚(還是世仇的馬英九當總統),並進一步暗指在馬英九的領導下,民主倒退至與那些落後國家一般,「又」回到一黨獨大、與台灣獨立無緣的「中國」歷史,並非「台灣」歷史。這樣子的思想、言論實在有失偏頗,卻在在切中淪為民粹主意的那些扁民心中(稱為扁民不稱深綠選民,是要與那些理性的支持台獨的選民做區隔),好像只要不是民進黨主政,台灣就一定會走向統一路線,而且還會一黨獨大(我不禁好笑,一黨獨大KMT是大得過中國共產黨嗎?還是因此國共就會合一,團結力量大!權力鬥爭在台灣這塊小小的土地上都已經這麼激烈,何況是中國大陸!試問哪個政治人物要放著打好的江山,去未知的疆土冒險?我好像離題了,哈。)

陳水扁愛算命這件事情被報導之後,人盡皆知,千算萬算,沒想過要修正自己的性格缺失。文中竟然提到『而是巴士底監獄的土城看守所。』巴士底監獄是法國巴黎市中心,專門關押政治犯的有歷史性的一所監獄,當時伏爾泰便在此處坐過牢,而民眾認為此監獄是當時法國王權專制獨裁的象徵之一。1789714日,此監獄被人民佔領,代表英勇的巴黎人民解放「被壓迫的農民」的革命勝利,也因此法國國慶日是714日。阿扁至今還是一副被迫害的姿態,把政治犯這樣偉大的頭銜往自己的臉上扣,甚至可能還不忘自己小時候出身農家的記憶,潛意識認為自己還是那個卑微的佃農的孩子,希望自己被解放!

記得之前許多命理師都拿著阿扁的命盤在研究,到底他會不會逃過一劫,之後又會如何發展,我倒較不在意之後劇情的發展,而是好奇他命盤中的性格是如何顯現,發現阿扁是「巨門」坐命;我自己的命宮主星也有巨門星,依我的了解,巨門是個頗有爭議性的星宿,因為巨門的性格比較愛恨分明,會很直接了當用言語表達出來,對喜愛的人,會巧言令色;對厭惡的人,會批評地體無完膚,好處是很有正義感,對於世間事總希望有個公平正義,但也因此會產生「好鬥」的性格,會為了自己的理想不斷去挑釁戰鬥他認為不公義的人事物,直到對方倒下否則不善罷甘休。就因為知道自己擁有這樣一顆容易太過黑白分明又獨斷獨行的星,我常常希望可以盡量修正自己個性上的缺失,以免損人不利己;但陳水扁活了這麼大把歲數,已經身陷囹圄,卻不懂知命改命造福的道理,枉費一身好本領,空有頭腦,又有何用?可惜!

 

 

陳水扁《給家後*》全文

 

在起床聲中驚醒

原來自己還能呼吸

立德電台好心來迎接嶄新的一天

卻發現沒有人有好心情

層層的銅牆鐵壁

又小又濕又暗的囚房

溫煦陽光擠不進的黑牢

圓球二十四小時監視行動

是看有無失去自由

抑是關心是否還活著

水桶一桶又一桶

大桶不夠 茶水桶也可以

吃喝拉屎,洗衣洗澡

濕了又濕,不知什麼叫做乾

能掛的都掛了

分不清是乾是濕

雜物棉被書籍佔滿地舖空間

不是遊民乞丐收容所

而是巴士底監獄的土城看守所

立德音樂的旋律很美

卻撫慰不了思憶親情的惆悵

家後一曲 一唱再唱

教我如何不想她

寶徠匆匆的最後一面,猶如昨日

十三天 彷彿十三年

曾經是重慶南路寓所的舊主人

如今是新主人的階下囚

嘆政治的變幻、殘忍、無情、黑暗

台灣何時已成拉美、非洲、東南亞的落後國家

又重回中國歷史的改朝換代

你說後悔作第一夫人

不對 這不是你的錯

是我不聽你的話

自私的走上政治這條路

什麼工作不能做 去作什麼總統

一切晚矣 不可能再回頭

政黨輪替的枷鎖

在亂石堆中

獨立建國的志業

還在半空中

不能抬頭挺胸走出去

也要死在台灣歷史的十字架上

*:「家後」,台灣當地意為「妻子」。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機握在手中握到手心都冒汗了

時間霎時凍結在2357

如果再不撥鍵下去的話,

就要錯過我曾對你的承諾了

 

「喂?」才響三聲你就接起的舉動讓我嚇壞了!

「是我啦,你知道是誰嗎?」我略帶生疏加顫抖的聲音

「哈,知道阿。」你知道?你沒把我電話刪掉嗎?我驚訝地要命。

「你」「妳」我們竟然同時開口。

「妳先說吧!」你說著。

「我是要跟你說生日快樂啦!」我感覺到我在故作輕鬆,但這本來就是我的目的阿,我緊張個屁阿我!

「呵呵,謝謝阿!」好在你的語氣化解那尷尬了。

「我沒想到你會接電話耶,還這麼快!」我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有妳的來電顯示阿,而且妳電話那麼特殊,我要忘很難喔~

聽到你這樣說,心裡真的覺得暖暖的,天蠍座記性好加念舊不是騙人的。

「你最近怎麼樣?」我問。

「還是老樣子阿,不過工作上有些事情一言難盡,妳知道那個誰,就我公司那死小胖越來越白木,我跟他真是越來越水火不容」聽著你又劈哩啪啦講話的語氣,我怎麼有時空錯亂的感覺?突然我覺得我們有這麼熟嗎?可是又分明是這麼熟,當時你天天熱線給我,一天照三餐打,外加深夜時段必定講上兩小時,讓我們當時的關係甜蜜的這麼快,磨合期也跟著快速到來,接著,分手這決定也就跟著倉促地來臨。

可能我又在你說話時跳出軀殼,該死,我又不自覺地分心了!

然後我就聽到你突然停頓下來說:「不好意思,我好像說太多了。」

我急忙掩飾被猜中心意的窘,心裡一邊罵天蠍座幹麻這麼看透人心,一邊罵自己幹麻又不專心聽人家講話,是我打電話過去的耶,我豬頭阿。

正在想下一句該接什麼時,你說:「那妳最近還好嗎?」

「恩,還好阿,沒什麼兩樣。」我實在不知道要講什麼。

我沒想過講個生日快樂會這麼長篇大論耶~

我只是想實現當時給你的那個承諾,你說過你的生日總是很孤單地度過,認識我才知道有人可以生日連過好幾攤,朋友這麼多真的很幸福。

我記得我當時聽到你這樣說的時候,心裡有點難受,而且發誓一定要幫你過很精采的生日。可惜我們卻連你的生日都撐不到。

分手分得這麼堅決,你曾說過我很絕情。

或許在你看來我是很冷血沒錯,但我真的不想繼續那沒有意義的關係。

「我是真的愛上妳了,妳卻在這時候跟我提分手?」這一句話我真的很難忘。

言下之意,不就正是你一開始不愛嗎?

我沒有說出口的很多話,既是天蠍座又是A型的你,總是可以敏銳地嗅到。

我們因為彼此的聰明、敏銳、細膩心思而感動,慶幸上天讓我們相遇。

卻也因為彼此的自以為對方應該了解自己的心意,生氣對方越來越不了解自己。

你帶我去好多地方,我說那些地點是我一直想去,但之前的男友不願意陪我去的你帶我做很多有趣的活動,我說那些事情是我之前一直想做,但沒有同好可以作伴的。

我說:「你讓我好感動。」

分手後好久的某一天,你傳簡訊說:「原來,感動不是愛。」

始終沒有回你的簡訊,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我也覺得這句話是我的心聲吧!我做的許多事情也同樣讓你感動,但那似乎也不是愛?

 

「交女友了嗎?」我問。

「恩。妳呢?」我可以感受到你聲音有點甜甜的,洋溢著幸福。

「有喜歡的人啦,但沒有男友。」我也邊呵呵笑邊說著。

「那他很幸運阿!」你說。

「哈,妳女友才是阿!」我這下真心覺得輕鬆了,接著說:

「所以我不用陪你過生日啦!哈哈,上次你還說要我陪你過生日,我還覺得有些為難,你幹麻不說你有女友啦?」

「那時還沒有啦!不過我猜妳不答應有原因的。」你有點試探的說。

「恩。我覺得這樣比較好。我想你應該懂。」這是我的真心話。

「我懂。」你的語氣很平和,這一刻你應該很了解我吧!

再閒聊了一陣,你停頓下來。

「再聽到妳的聲音,我覺得好感動。」電話那一頭你說。

我在電話這頭微笑著。

果然,還是感動。

感動果真不是愛,但可以變成很美好的回憶。

 

 

復刻回憶(feat 方大同)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聽到許多女生想嫁了

身邊也不乏已經貴為人婦的朋友

男性朋友們越來越多從事業務工作的

大部分正在事業打拼的階段

 

結婚

事業

在男女之間出現越來越多的衝突

男生朋友中想結婚的不在少數

卻擔心經濟不景氣

懷疑連自己都無法養活

更遑論娶妻生子

因此對於婚姻這件事也就是擱在一旁了

女生朋友中想結婚的更是大有人在

卻不是苦無一起邁向婚姻的對象

就是即使有穩定交往的另一半

卻也因為經濟的壓力

對於婚姻變的裹足不前

 

身為女性的我

活了27個年頭

即將邁入28

我很想結婚了

這個聲音不停地在我心中響起

暫且不論現實面有沒有可能達成

生理上

心理上

我都認為我已經準備好了

只差那個我愛他而他也愛我的人出現

 

我是「新時代小女人」吧

這是我自己發明的語彙

在這個追求兩性平權的時代

心裡卻有個傳統的聲音告訴我自己

我想相夫教子

但又有另一個聲音對自己說

我想繼續工作更不想放棄夢想

 

要如何在婚姻與事業或是愛情與自我

當中取得平衡點

我想是現代女性很需要深思的部分

首要的應該是「了解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吧

以我自己而言

想要與心愛的人共築愛巢相知相守一輩子

這個中心思想我似乎從來沒有因為什麼因素而有改變

雖然我也不想當傳統的家庭主婦

而沒有自己的交友圈及生活圈

但我很清楚如果有天我遇到那個對的人

想跟他共組家庭卻得暫時犧牲我的工作

我應該是願意的

但前提是他要能夠支付家庭的一切開銷

而且在穩固之後

可以讓我重回職場

如果只是這樣的暫時性中斷

我想對我來說只是小小的犧牲

 

我心裡還是希望男人比我強的吧

甚至也還是喜歡大男人的人

只要我夠愛他他也夠愛我

我很願意為他做任何一切的事情

男生女生同樣在上班

我心裡卻常常冒出「男人在外打拼是很辛苦的」這樣的一句話

有時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傳統的古人阿

可能是身邊男生的工作量還是比女孩子大的關係

我總覺得跟男友爭誰工作比較累這件事真是沒得比

真的應該體恤他們辛苦一天下來的辛勞阿

(我這樣說是不是很貶低女人呢)

可是我還是要說

我很想幫老公放好洗澡水

為他按摩

準備好宵夜

讓他回到家像皇帝

哈哈哈

女生朋友想打我的請便了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已經著手在寫人生第二篇小說
可是才寫了一小段就一絲靈感也沒有了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9 Sun 2008 04:45
  • 蟄伏

蜷在被窩裡
不想起身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想挑戰自己
時代背景移至過往

Kimberle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